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最新:【英国】脱欧斗争的细节

日期:2019-11-21 11:56:25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我在《谈Brexit》一文中,详细解释了脱欧斗争的幕后推手。至于斗争本身,则相当复杂,而且变化很快,我原本不想讨论太多的细节,以免抢了新闻记者的饭碗。不过最…

  我在《谈Brexit》一文中,详细解释了脱欧斗争的幕后推手。至于斗争本身,则相当复杂,而且变化很快,我原本不想讨论太多的细节,以免抢了新闻记者的饭碗。不过最近的中文媒体老是抓不住重点,让我看得心急,所以在这里简单陈述一下最近英国政坛在脱欧议题上的攻防运作。

  新首相Boris Johnson至今提出七个法案全军覆没;上周被最高法院以11:0判定欺瞒女王、违法关闭国会;本周又被挖出在伦敦市长任内对美籍情妇做利益输送;自己党内有10%的议员公开抗拒党纪;而他居然主动将叛将踢出党外,从而失去国会的多数。在正常时期,这些事随便哪一件都可以危及首相职位,但是十月底的脱欧期限就在眼前;Johnson原本就无德、无才、无耻,靠着把新闻娱乐化、做脱欧土豪的台前卒子而发迹,现在继续卖命演出,幕后的老板们自然不急着换人。

  但是他面对的对手,不只是爱国议员和教育程度高的留欧派选民,还有实业家以及伦敦银行业的金融势力(请注意,“金融”这个词汇指的是银行业;在美国,他们和国际资本通常沆瀣一气,和土豪也没有绝对的矛盾,但是在英国,由于在脱欧这件事上有严重利益冲突,他们和土豪资本却是对立的)。原本几个反对党互相敌视,Johnson想利用他们的不和,让无协议脱欧蒙混过关,但是反脱欧派幕后的力量也很强大,硬是逼着那些政见南辕北辙的反对党做出妥协,其结果是九月中国会关门前所通过的Benn Act。

  Benn Act的正式名称是European Union(Withdrawal)(No.2)Act 2019,由工党的下议院议员Hilary Benn(虽然名字叫Hilary,却是男人)提出。它要求首相在十月19日之前,要嘛有脱欧协议法案通过国会,要嘛得向欧盟申请延期。

  所以今天出现的头条新闻说“英国提交脱欧方案”,其实背后的用意和字面上的意思刚好相反,Johnson根本没有意愿要和欧盟达成任何协议,其原因是欧盟绝对不可能接受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有海关,英国选民(包括北爱尔兰)则绝不可能接受北爱尔兰和英国本土之间有海关,那麽英国本土就必须(暂时)继续维持与北爱尔兰=爱尔兰=欧盟相同的法律制度,这也包括了反逃税条例。很不幸的,避免反逃税条例正是英国土豪们多年来努力对右翼愚民洗脑,鼓吹脱欧的真正动机。既然Johnson是他们的人,他奋斗的唯一目标就只能是无协议脱欧。

  Johnson提交协议方案,正是爲了能无协议脱欧。这是因爲他绝对不希望向欧盟申请延期,否则不但幕后的土豪不答应,已经被洗脑的右翼选民也会拿他当出气筒。但是既然Benn Act已经由女王批准,成爲正式法律,如果Johnson拒不执行,他有大机率会被送进牢房,甚至失去议员资格。他的幕僚和一批律师经过许多天的Brainstorm(一般翻译成“头脑风暴”,但这是完全错误的;这里的“Storm”不是“风暴”,而是“突击” 或“强攻”的意思,就像“Storm the castle”是“强攻堡垒”,不是“用风暴去吹城堡”,“Stormtrooper”也不是“暴风部队”,而是“突击部队”,原本来自德文“Sturmtruppen”; “Sturmgewehr”就是“突击步枪”,“Sturmgeschutz”是“突击炮”),发现唯一能合法避免延期的办法,就是提交一个协议方案,然后设法让它通过国会。

  这好像是自我矛盾,其实有个精微奥妙之处。Benn Act只要求协议通过国会,却忘了这和协议成爲法律现实是两回事。这是因爲那个协议本身只是脱欧过程中所需法条的一部分,还有一系列既有的欧盟法律必须被新法条取代,如果这些新法条没有在十月31日的脱欧期限前成爲法律,那麽整个程序就不成立,脱欧自动成爲无协议的。

  最近Johnson的妙计被泄露出来,由前首相John Major代表留欧派出面点明批评。但是事已至此,Johnson也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至少要让脱欧派选民觉得自己已经鞠躬尽瘁。结果是,被许多香港青年视爲天堂的英国政坛,其实正在上演一场超现实(Surreal)的悲喜剧(Tragicomedy),似乎自相矛盾的(Paradoxical)的怪现象层出不穷:支持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准备对协议投赞成票;反对无协议脱欧的准备对协议投反对票;Johnson根本不在乎协议内容是什麽,随便乱编的结果是居然建议在北爱尔兰的两边都设下海关(不过它们会是“数位边界”,所以不会有任何不便;至于“数位边界”是什麽,爲什麽能避免不便,那就只有天知道了);而最应该反对这些海关的北爱尔兰政党DUP却表态支持这个协议。这是因爲DUP现在名义上还是Johnson的盟友,他们计算这个协议不可能通过国会,所以暂时可以做个人情,给Johnson一个面子。

  不过实际上十月底脱欧基本是无望了。反无协议脱欧的议员在本届国会占多数,又有最高法院的背书,要让脱欧延期是板上钉钉的事。接下来很可能会在十一月或十二月举行大选,这个大选的结果也就是未来剧情发展的最大变量。照理说,脱欧派在2016年公投前的承诺已经全部跳票,谎言公诸于世(例如“不会无协议脱欧”,“不会有海关”,“不会有经济代价”,“不会有社会紊乱”,“不会有法律问题”等等),不论大选还是公投,理性的选民都应该会严厉地惩罚他们。但正如我已经一再论证,非理性民衆不但占大多数,而且越是被打脸,对过往错误就会越坚决地固守,所以目前的民调居然还是五五波;这也是爲什麽正反双方都愿意举行大选的原因。

  【后注一】我忘了在正文里提起,两个多月前,留欧派曾爲了脱欧谎言把Johnson告上法庭,结果英国高等法院的法官明确裁定,官员没有法律义务对民衆说实话。当然这个博客的长期读者,必然已经熟悉这个西方制度下的规律,但是它被正式明文宣布出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后注二】我在2019年十月24日,录制了一个新的《八方论坛》节目,进一步讨论了更多的细节。因爲我在节目里批评了一些“亡国学者”,结果果然有人不乐意,在Youtube开骂。不过他们这次不是说我“以偏概全”,换成了“格局太小”,宣称脱欧明显来自世界霸权的争夺和文化自负。

  其实对英国稍有点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2015年大选中,脱欧根本不是重点;一直到2015年十二月的民调,请大家猜一猜,把“与欧盟的关系”视爲重要议题的选民有多少?1%!那麽2016年二月,国会忽然就急着通过脱欧公投的法案,难道是英国人都有健忘症, 霸权战略考虑或文化传统每两个月一变?

  还有更重要的,是脱欧派在公投通过之后,撕下以往的假面具,全力追求无协议(No Deal)脱欧。这个现象,除了土豪理论之外,实在无法解释。

  像这些考虑,如果不知情,就没有资格评论脱欧;如果知道还嘴硬,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一再强调,知之爲知之,不知为不知;没有足够知识和能力的人,硬是要胡扯,就是污染公共论坛,不是知识分子之所应爲。

 【后注三】我在留言栏里说,“土豪当然不是脱欧的唯一动力,甚至不一定是最大的动力,但却是过去四年的决定性关键所在”,这里我想给出确实的数据:在2015年十月,支持脱欧的民意是30%出头(参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Xig8vrpIU),到了2016年六月公投就成了53%,所以土豪的贡献是20%。这是在一月到六月的五个月发生的转变,力量不可谓不巨大。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