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文章【台湾】再谈统一

日期:2019-8-5 7:08:03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上一篇文章随便谈谈返台的一些感想,结果留言栏里还是有读者要谈统一。我和住台湾的朋友聊天,统一也是无可避免的话题。既然大家都这麽有兴趣,我也有好一段时间…

  上一篇文章随便谈谈返台的一些感想,结果留言栏里还是有读者要谈统一。我和住台湾的朋友聊天,统一也是无可避免的话题。既然大家都这麽有兴趣,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专门讨论这个议题,那麽干脆把我最新的想法写在这里。

  当然,所谓的“想法”,仍然指的是纯客观的分析和预测,不含任何主观的意愿或偏好。读者要参与讨论,也必须遵守这个原则。

  台湾的地理位置和人文历史,使其在国际地缘政治斗争里,有若干重要性,因此它的命运和前途,必然是由能管辖西太平洋的世界霸主来决定。因爲自二战结束至今,这个世界霸主无可怀疑的就是美国,所以台湾的身份自然是以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为前提,具体的方案就是不统不独,如此一来,美国得以充分运用台湾为棋子来牵制中国这个地区强权。这个道理,和爲什麽Putin让东乌克兰处于半独立状态,是完全相通的。

  那麽统一和主导西太平洋的霸权换手,就有密切的关联。因爲国土的统一是中共建国以来的一贯诉求,霸权转移和台湾统一其实是一体两面、互爲充要条件。一旦中方觉得时机成熟、开始主动加速统一进程,美方和台方或许会破罐子破摔,径行宣布独立,但那必然是短暂而无实际意义的。

  不过前述的分析,假设所有的玩家都有足够的理性。如果美方/台方到达疯狂的地步,在霸权转移未成熟、中方试图继续维持现状的前提,仍然坚持要正式独立,那麽中共即使必须在军事、外交、经济和贸易等方面付出非常严重的代价,也会立刻进行被动的武统。这在陈水扁任内,是真正的危险,然而当时美国要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用兵,没有兴趣配合。随着中美实力的天平逐渐向中方倾斜,美方对军事冲突的胜负越来越没有把握;再加上Trump虽然以非理性著称,但是对军事冒险却有天生恐惧,所以这个可能性也越来越低。

  既然中国的总体国力超越美国,只是时间问题,那麽简单逻辑就可以达成台湾统一也只是时间问题的这个结论。但是统一又分武统和文统两种形式:武统之后,中共才可以采行新疆模式,亦即由大陆派出大多数政务官僚做直接管理,并对问题份子做监管和教育;如果是文统,就只能依据香港模式做一些修正,例如事先把引渡和爱国条款写入基本法。

   我以前一再强调,这两个选项的真正差别,在于能否对台湾的政治社会体制做大规模的深刻改革,对台湾统一后的治理和发展有很大的影响。从台湾人的长期利益来看,自然是有彻底的改革最好,把社会上谎言充斥、不讲理性的愚昧现象消除,打破政治上蓝绿土豪轮流分赃的惯例,才能解放经济活力,增进底层人民的福祉。然而统一的主动权在中方,所以其形式和时程也必然是以中方利益的最大化为前提。

  我认爲中方主动武统有四个要素,缺一不可:

  1) 国际环境许可,没有严重打断国力发展的后果。中方的战略目标中,只有持续发展国力这一项的重要性和紧急性是显著超越国土统一的。如果过早出手,美国必然会联合欧洲和日澳对中国进行严重的制裁和围堵,让中方得不偿失。所以在军事方面,要求中共的海空军有明显的能力将美军的航母战斗群拒止于第二岛链之外,从而完全消弭美方做任何军事干预的可能;在外交方面,则要求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关系,强大到欧洲不可能参与实质制裁的地步。

  2) 台湾内部的政治社会风气持续恶化,完全否定文统的可能性。除了未来选举的结果之外,这还取决于能否推行教育改革,扭转过去20年对年轻一辈的洗脑毒化。这个工作当然是很困难的,但是如果台湾人要避免武统,这是唯一操之在己的努力方向。

  3) 中国的最高领导阶层,在吸取香港的教训之后,能有大破大立的决断,以追求长治久安。以往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有这样的决断,我觉得习近平也有的,但是他的下一任就很难说了。

  4) 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出现武力冲突的导火线。这是最不确定的一点,它可能是台湾内部发生严重金融危机(例如因爲大保险公司或退休基金破产),或者有重大的暴乱(例如大规模示威受到镇压),或者菲律宾选出一个亲美的无脑总统,在南海挑起战事,或者美国决定对伊朗或北韩发动全面战争。

  我在2015年曾说过,在2025年之前,中方不可能主动进行武统,主要考虑的是第一点。后来Trump当选总统,倒行逆施,自行破坏与欧日的盟友关系,至今后两者都已经开始被迫采行独立的外交政策,不再自动跟随美国对中方做打击。如果Trump能在2020年当选连任,则必将完全消除欧日因武统而对中方做实质制裁的可能。即使是民主党人当选,随着中共军力和经贸实力的进一步加强,2025年仍然会是一个转折点。

  既然如此,台湾2024年的总统选举就是一个关键;如果深绿候选人,如赖清德当选总统,那麽武统的机率将大幅增加。相反的,如果有遵循实用主义的总统在2020年就开始改革教育,重建理性社会,那麽武统的机率会大幅减小。

  我在前文《谈中共修宪》的正文和留言栏讨论中,曾经做过结论:习近平之所以要修宪取消任期限制,原因在于他不放心在中国实力超越美国霸主的这个渡河过程中途换马,尤其是内部改革反对者众,如果只有十年的固定任期,必然会有普遍的以拖待变心态。取消任期限制能消弭阳奉阴违的消极态度,倒不是他真想要做终身总统。我个人的猜测是有超过一半的可能,他会在2027年卸任。如果真是如此,那麽习近平很可能也不放心把统一这样重要的工作留给下任,假使外部的时机也成熟了,他只需要有合适的导火线就能出手。

  综合以上的分析,我觉得2026年前后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时刻,中共有大约50%的机率会主动发动武统。如果因爲以上的四个要素没有齐全,台湾拖过了这个关口,那麽武统的机率就会大幅降低。到了2035年以后,局面又将会有很大的变化:这时中国的外交地位应该已经明确地在国际上独占鳌头,但是内部会有新的严重挑战。

  首先,领导阶层没有经历过文革的苦难,心态会与老一辈完全不同。与此同时,少子化和过度城市化会对整体经济发展带来阻力,尤其是小城市和乡下会有严重的衰退压力,从而加剧地域之间的贫富不均。整体的GDP成长率一旦下落到低于5%,就会少于大资本不劳而获的寻租利得,那麽不可避免地会使阶级之间的贫富差异成指数成长。换句话说,中国内部将面临与现在的欧美类似的中产阶级无法维持既有生活水平的问题(这也是爲什麽我一直把贫富不均列爲21世纪人类的头号难题)。要从这些可预见的变化来推论台湾的前途,所需的假设(亦即逻辑层次)太多,没有什麽意义;例如领导阶层心态改变后,对战争是排斥还是轻率,内部经济问题会使动武更困难还是更容易,两个方向都有可能,我们还是等到2026年再来讨论吧。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