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文章:【美國】【戰略】Trump的施政方針

日期:2017-10-6 9:41:49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當單親實在比我一開始想像的還要辛苦,主要是沒人能暫時接手,時間就碎片化了。而且就算沒有真的家事,也必須長期待機,隨時準備答應召喚。如此一來,閲讀還不受…


    當單親實在比我一開始想像的還要辛苦,主要是沒人能暫時接手,時間就碎片化了。而且就算沒有真的家事,也必須長期待機,隨時準備答應召喚。如此一來,閲讀還不受影響,寫作就很困難了。既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每周寫兩三篇稿子,那麽就先挑最重要的話題談談,亦即Trump的施政方針。
   當前輿論對Trump的政策,分析報導已經是盈篇累牘,但是英美的主流媒體如Guardian、BBC、CNN、NY Times和Washington Post固然失之於尖刻偏頗,其他能維持客觀態度的,往往也專注於皮毛:或是迷於形式,著重在Trump的Twitter偏好,或是只針對Trump的個別命令做綫性外推,沒有把握到他整體施政理念和結構的筋骨脈絡,所以這裏我來做點簡短的整理。
   歷史上每一任美國總統,在上任之後,都必須協調四種政策的動力來源,由内到外分別是:總統個人本身的理念、核心幕僚的世界觀、既得利益者的要求和競選期間對支持者的承諾。從Clinton開始,既得利益者的要求高於一切,而對支持者的承諾則如同用過的手紙一樣,隨手可棄。這次選舉期間,Hillary礙於民意,出面反對TPP,但是基本沒人相信她上任之後會維持承諾,就是一個例子。
   表面上來看,Trump政權的頭兩個月裏,已經是完全離經叛道,他為了履行承諾,立刻取消了TPP,壓迫製造業反轉外包的決定,並推出一系列反移民的總統令,全都是違反了若干財團利益的政策,似乎表示他不受既得利益者的影響。其實骨子裏,Trump只因爲他本身就是財閥,不像其他政客是財閥的專業代言人,所以一方面對傾向民主黨的財閥集團完全不必理睬,另一方面願意對響應他民粹宣傳的支持者兌現足夠的諾言。我認爲隨著時間的流逝,既得利益者仍然會逐步主導越來越多的Trump政策決定,只不過這些幕前幕後的主導者,換成了親共和黨的勢力罷了。例如律師和媒體失勢,能源業和地產業當權;又如外交政策權力從國務院向軍方傾斜,都是與上一次16年前共和黨掌權(即Bush政權)時的過程一模一樣;華爾街也又是唯一能左右逢源的例外。
    這些財團主控政策的實際手段是占據能制定和執行政策的官位。Trump所任命的内閣職位,毫無例外都來自傳統共和黨背後的財團勢力,只有在他的核心幕僚圈子裏,除了幕僚長Priebus是前任共和黨主席、典型的圈内人之外,有三個局外人:亦即他的女婿Kushner(也代表了他的女兒Ivanka)、他的内政總智囊Bannon和他的國際貿易主管Navarro。Kushner是政治外行,只能提供常識性(但並不一定正確)的建議。Bannon是内政改革的唯一動力,因此任期堪憂。Navarro的世界觀是完全瘋狂的,不可能獲得内閣任何一個大員的支持;我在稍後會回頭詳談這一點。
    所以要看清Trump政策的關鍵,就在於他本身的志願和理念。例如他前任Clinton的志願在於:第一要為自己家庭未來謀利扎下基礎,第二要推動醫療保險改革;後來在兩者有强烈矛盾的背景下,選擇了前者。Obama剛好有完全一樣的志願,但是在兩者之間達到較好的平衡。小Bush和Trump一樣,都是政治素人、公子哥兒出身,也就最有比較的價值。他第一不須要擔心未來卸任後每小時30萬美金的演講費,第二也不會想要真正改革讓自己出頭的既有社會、政治制度,那麽Bush的個人理念是什麽呢?他執政的第一年,還真是看不出來,但是我們在事後,可以很明確地說,他為了洗刷老Bush當年沒有膽量直搗黃龍的(莫須有)罪名,要拿下Saddam,成就父親未竟之功,是他總統任期内的最大個人願望。
    我離題去討論Bush的例子,是為了讓讀者理解美國總統的“施政理念”,可以是極端自私、愚蠢和小氣的。很不幸的是,在自私、愚蠢和小氣這些方面,Trump比Bush有過之而無不及。記得在Obama當選之初,共和黨人對他的出生地(這關係到競選總統的資格問題)原本頗有爭議,後來Hawaii州政府開出了出生證明,臺面上的人物只好閉嘴。但是Trump信口雌黃慣了,又是個現實秀的明星,繼續死纏爛打對知名度很有幫助,就一直沒有改口。到了2011年,Obama也被搞煩了,決定當衆羞辱這個不知好歹的(當時還是)小脚色一番,於是準備好了,在當年四月底的年度白宮記者晚宴上,火力全開,全程拿Trump來奚落。爲了拳拳到肉,還安排由Washington Post出面,特別邀請Trump作爲貴賓,參加這個他從來沒去過的晚會(詳見這裏和這裏)。
    Trump這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豪公子,一生名利無缺,何嘗受過這樣的氣,現在到老在乎的就是佛家三毒裏的“嗔”字。原本他競選總統只是一件玩笑事,看看自己上新聞的頭版,滿足一下虛榮;到2011年之後,競選背後忽然有了額外的理念和意志支撐,亦即要對Obama和主流媒體復仇,這才使他後來與憤世嫉俗的Bannon和Navarro走到一起。其實他自己是生意人,隨口褒貶或做空洞承諾是一生的習慣,例如在競選期間爲了討好選民,和Hillary一副你死我活的樣子,一旦選上了,又願意握手言歡(現在反倒是Hillary記仇了)。但是Obama卻是真正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是有Obama手印的政策,Trump非趕盡殺絕不可,所以TPP和TTIP是死定了,Obama Care必然要改(如何改反而是次要的),碳排放政策也要做180度轉彎。如果THAAD入韓不是美國軍方低調自己搞的,而是Obama公開宣佈的國家政策,只怕Trump也會急著反轉。
    講到這裏,讀者或許覺得Trump的反Obama情結是件很明顯的事,但是經驗老到如澳洲總理Turnbull、精明如俄國的Putin、謹慎如德國的Merkel卻都前仆後繼、一脚踩上這個地雷。Turnbull在第一通電話裏,尋求Trump持續Obama接收移民的承諾。這原本是正常的外交細節,卻沒想到它剛好是Trump的逆鱗;Trump本來對此事毫無所知,一旦明白是Obama的政策,立刻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對著電話破口大駡。Putin更是不幸,特意在所有美俄的事務中,挑出一件很明顯是合則兩利的限制核武協定,希望把續約作爲新外交關係的頭紅;沒想到就因爲談判是在Obama任期内開始的,Putin也用了“持續”兩字,Trump同樣原本對此事毫無所知,同樣一旦明白是Obama的政策,也對著電話破口大駡,讓Putin碰了一鼻子灰。至於Merkel是與Obama魚水相得的外交夥伴,那更是從Trump一上任,就衝突不斷;偏偏德方還一再呼籲要Trump尊重“既有”的關係,真正是火上加油。上周Merkel到美國訪問,還特別先研究了Trump在1998年接受Playboy專刊訪問的談話;其實如我早先提到的,生意人隨口褒貶或做空洞承諾是個習慣,Trump20年前的發言和他現在的政策沒有什麽太大的關係,Merkel若要拉親近,私底下大駡Obama和主流媒體(尤其是Washington Post)會有效得多。據説日本安倍在三個月前見Trump之前,也一樣研究了那篇Playboy的文章,而且小心謹慎,談話時不敢提Hillary的名字;這同樣是按錯了鈕。
   Trump的“理念”是如此的狹隘,隨著時間的流逝,Obama的政治遺產被逐次消滅之後,真正的政策方向,只能由幕僚和財團決定。Navarro是主管外交、貿易的智囊,但是他的戰略觀實在讓人無法恭維。基本上他想要依樣畫Reagan的葫蘆,複製30年前的兩大戰略勝利,亦即以宣傳手段肢解蘇聯、以金融手段打爆日本,只不過這次肢解的對象是歐盟,而打爆的目標是中國。但是現實背景已經完全不同了:80年代的蘇聯百姓崇拜西方,現在的歐盟民衆卻普遍鄙視Trump;30年前的日本受美國命令,在貨幣大幅升值的同時,必須極度壓低利率,以致引發了世界級的資產泡沫,而現在的中國有獨立的貨幣和利率政策,并且正承受著資金外逃、貨幣貶值的壓力,要求人民幣升值不只是逆水行舟,可以說是逆著瀑布行舟了。在實際執行上,Reagan是冷戰的盟主,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現在Trump先把盟友得罪光了。我和朋友談起來時,曾開了玩笑,說Navarro的大戰略只怕沒有《葵花寶典》那麽高明,但是揮劍自宮這事Trump卻先幹了。
    中方早已看出Trump在外交上“虛”的本質,所以以實待虛、以不變應萬變,避免激發Trump的虛榮反應,靜等著他全球樹敵,已經成功地將自己從Trump的雷達熒幕上隱身起來。Navarro的理論如此離譜,就算不被開除,也會很快被架空。中國可以有餘裕在Trump任期内,繼續整頓内部、積蓄力量。早在10年前左右,共軍的大戰略計劃就已經明文預見“戰略機遇”能持續到2020年,所以把如航母戰鬥群等等都設定了一個2020年的環節。我至今仍然不明白,他們是如何事先看到Trump會上臺、美國會在外交上自宮的這些發展。我個人看來,Hillary的中國政策(原定由Harvard的Joseph Nye主導)有不少好牌可打;當然現在這些牌都與現實無關了。
   【後註】最新的消息顯示我低估了Kushner。其實他出身猶太富豪家庭,是真正的美國政治局内人,與民主黨系的財團關係尤其親密,所以最先對Bannon發難的,正是Kushner。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限于技术限制,不能尽显王孟源先生原文的风貌,欢迎登陆王先生的部落格查阅原文!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