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文章【美國】【戰略】三談中美貿易戰

日期:2019-7-2 8:39:59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上周有幾位讀者先後在博客和私下問我對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看法,原本我覺得這個新發展完全符合我去年的預測,所以無須另寫文章專門討論。但是史東先生隨即也邀我上…

  上周有幾位讀者先後在博客和私下問我對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看法,原本我覺得這個新發展完全符合我去年的預測,所以無須另寫文章專門討論。但是史東先生隨即也邀我上節目談這個話題;我秉承内擧不避親的就事論事原則,著實對自己的先見之明大大誇獎了一番。沒想到我一直以爲沒有舊中國醬缸文化包袱的大陸觀衆對這種嚴重違反溫良恭儉讓精神的做法,比臺灣人反應還要激烈許多,使我大吃一驚。

  我很喜歡我家現在養的這隻狗,因爲他就是溫良恭儉讓的化身。但是適合家狗的特性,不一定適合討論公共事務的高級知識分子。畢竟國事體大,誠實面對才是上策。如果現代的中國人,也是本能地偏愛像馬英九這樣溫良恭儉讓的表現,那麽中國社會的工業化和科學化,在精神層面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中美貿易戰本身,它只是美國圍堵、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階段性戰役。中美的霸權轉移過程,目前才進行了不到一半,還有十幾、二十年才會塵埃落定。在那之前,不論黨派左右、社會階級,美國内部必然會爲了保護作爲世界霸主所享有的特權,而與中國做零和鬥爭。這一點,我已經在許多文章裏一再解釋過,而且給出了幾個詳細的例子(參見《從Manafort案談起》和《域外管轄權》)。

  現在的貿易戰是Trump政權所選擇的鬥爭手段。它的特點是直接、而且是一對一的單挑。在美國可用的戰術之中,它算是效益很差、自損嚴重的一個選項,基本不可能被Trump的繼任者繼續采納。

  再加上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其他美國總統不達摧毀中國發展潛力的目的不會放棄,他卻是不懂也不在乎。他之所以也反中,純粹是為了討好民粹來搞選舉。這就給了中國一個極佳的機遇。

  我在去年已經解釋過,這個機遇在於,如果中方能夠儘快與Trump達成不傷筋骨的協議,那麽不只是可以在他剩餘的任期内維持穩定、有利的國際貿易環境,而且會把他“美國優先”的損人利己政策轉向針對歐洲和日本,從而逼迫歐日改采對華友善的態度,賜予中國在國際政治、外交層面的紅利,加速中國獲得既有國際體系内話語權的過程。更進一步,甚至可能幫助Trump獲得連任,那麽中國的這場戰略機遇期又可以延長四年。

  中方的最佳對策在於儘快達成和解,並不是我個人所持的特別觀點,而是多數認真的分析者(包括中國的執政核心)都同意的共識。事實上中國政府也的確盡了力,在過去這一年多非常積極地與美方代表進行了十幾輪的談判,可以讓的利益都讓了。但是本周仍然發生變故,情勢急轉直下,美方基本抹煞了一切和解的努力,再度升級了這場貿易戰。

  Trump爲什麽會在這個時節上突然變臉呢?美方的説法是中方有反復。姑且不論談判未定無所謂“反復”,中方的策略、目的和底綫都是從一開始就十分明晰而不變的,不應該有反復的行爲。反倒是美國人有做賊喊捉賊的習性,所以真正的動機還是必須在白宮裏面找。

  剛好《紐約時報》(參見https://www.nytimes.com/2019/05/10/us/politics/trump-china-trade-2020-election.html )根據内部綫人的消息,指出過去兩周内,民主黨排名前三的總統候選人,除了Joe Biden之外,都公開抨擊了Trump對中國“過於友善”。Trump看到《Fox News》的報導之後,決心做出大動作,來獲得自己作爲反中大將的戰績。

  但是這個反復只是前面提到的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的一個隨機體現,真正可以預見的背景要素是談判拖宕冗長,始終無法達成協議。而其原因則是美方堅持要突破中方底綫,這是因爲實際執行談判的Lighthizer和背後的主要智囊Navarro,與Trump不一樣,他們真正想要置中國於死命,而所謂“鴿派”的Mnuchin和他背後的財團勢力並沒有出力阻止。

  這裏就是我認爲中方策略失算的地方。去年美國原本先對1000多億美元的進口加了關稅,中方隨即對等反擊。然後美國又加了第二波的關稅,遠遠超出了美國對中國全年貨物出口貿易的總額,這時要再對等反擊,就必須擴大範圍,開始針對服務貿易和在華美商抽稅。中方最後的決定是擱置反擊、釋出善意,直接進入談判。其背後的邏輯,在於鼓勵美國鴿派制衡鷹派,用大量短期的利益收買財團勢力,以最小代價(貿易戰的任何打擊都會反擊自身)達成和解的目標。

  但是我在美國住了30多年,對此地的政治、社會、民情有比較深刻的瞭解,所以在當時就可以判斷美國反中的情緒早已過了臨界點,所謂的鴿派和財團也已經決定必須不擇手段保衛世界霸權。換句話説,他們與鷹派的差異,不在於目標和方向,只在於手段和形象。既然Trump選擇貿易戰為打擊手段是既成事實,無法在他任内改變,那麽他們也只能樂觀其成,不會真正為中方緩頰。

  所以中方要達成和解協議,唯一的通路在於自己不能怕痛,必須先打痛美國,而只憑大豆是遠遠不夠的。因爲如前面所提,大家都同意這場貿易戰有很嚴的時效性,那麽我的邏輯結論就是必須冒險立刻對等反擊。

   我一向講究科學精神,既然邏輯有爭議,就等待事實來澄清哪一方的預測是對的。本周Trump的反復,證明了我的分析更接近事實真相。雖然在過去這一年中,Trump已經公開準備對歐日也展開貿易戰,所以在這個國際影響方面,中方的戰略失算沒有更大的後果,但是這是事先不可能預見的幸運機遇,不能用來為策略辯解。當然中方現在會亡羊補牢,但是Trump的一任就只有四年,浪費了一年時間,其他的損失還是在的。

   依我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這種因爲對對手沒有足夠深入研究而錯失了最優解的責任,不在主管身上,而在於幕僚和智囊。在國際問題的範圍下,就是負責這方面的智庫。這是很明確的邏輯結論。因爲我表述的不是主觀偏好,而是客觀事實與邏輯推論,所以如果我的結論有錯,必然可以在邏輯推論中找出問題。但是這個推論很簡單,我重述如下:中方的目的在於儘早達成可接受的和解(事實證明大家都同意這一點,沒有爭議);手段則可以選擇是否先行對等反擊再進入談判,中方在去年選擇不做(也是事實,沒有爭議);本周的結果證明一年努力之後,目的沒有達成(又是事實,沒有爭議);最後才是邏輯上唯一可能有爭議的問責。我認爲責任在智庫上,如果有人不同意,就必須論證責任到底在哪個其他人身上。部分大陸觀衆只管批評我自大狂妄,卻避免回答這個問題,就純粹是無賴式的人身攻擊了。

  如果我們接受中國智庫有改進的餘地,那麽實際上改進的方向在哪兒呢?其實從三年多前開始,我就已經反復討論過一些建議(參見《回顧洞朗事件》),也就是一方面必須延攬學術界之外,有不同政商背景的知識分子,另一方面國家應該立法資助,從學校開始,培養國際問題專家,並在畢業之後,鼓勵他們參與當地外交和政商的工作。我心目中的榜樣,就是美國在1958年(請注意,美國確立世界霸主的地位,發生在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所訂立的NDEA(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國防教育法案)。

  地球沒有世界政府,但是最强大的國家自然要承擔世界大部分的治理責任。美國雖然在這個任務裏嚴重藏私,但是早年在執行資源上並沒有掉以輕心,除了NDEA之外,還有一系列的Endowment和Agency。中國在國力逐步超越美國的過程中,應該吸取這次的教訓,學習美國的經驗,未雨綢繆,對未來特殊人力資源的需求,早做準備。

 【後註】正文裏面有一個邏輯細節沒有講清楚,造成一些讀者的困惑,我在這裏補充一下:本文的主旨是去年中美貿易戰剛開始的時候,中方因爲沒有對美國内情做出正確分析,浪費了一年多的努力,這個論述是完整而自洽的。至於中方是否應該對等反擊,那是一個邏輯上獨立的議題,不能與前者混為一談。換句話説,中方固然有浪費了一年然後再對等反擊的選項,也可以一開始就確定無法和解,但是仍然決定不對等反擊。所以正文的總結是,“如果要盡速達成和解,那麽必須先對等反擊”,而不是只有後面那半句“必須先對等反擊”。

  當然,我個人覺得對等反擊是正確的策略,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目前正反兩面都還無法做出絕對嚴謹的客觀邏輯論證,所以必然是一個半主觀的判斷。讀者如果有相反的意見,只能等待未來的事實證據分辨誰是誰非。

  反對對等反擊的論點,是怕Trump繼續升級。但是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在中方選擇不對等反擊之後,Trump仍然在昨天封鎖了華爲,而這正是留言欄裏讀者所列出美方最可能的升級手段。我在留言回復和去年的文章裏,都已經解釋了,中方在整個貿易戰裏最大的危險,是沒有利用各種交涉所爭取來的時間,好好地培育自己的替代產品。高通之類的美國公司,很簡單就可以用合資的名目,占用國家的資源,反過來打壓本土產業。如果Trump真的升級到全面封鎖高科技,反而是中國的契機,强迫中方把資源專注到正確的方向,所以短期固然會有痛苦,長期來説卻是大大的好事。
上周有幾位讀者先後在博客和私下問我對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看法,原本我覺得這個新發展完全符合我去年的預測,所以無須另寫文章專門討論。但是史東先生隨即也邀我上節目談這個話題;我秉承内擧不避親的就事論事原則,著實對自己的先見之明大大誇獎了一番。沒想到我一直以爲沒有舊中國醬缸文化包袱的大陸觀衆對這種嚴重違反溫良恭儉讓精神的做法,比臺灣人反應還要激烈許多,使我大吃一驚。

  我很喜歡我家現在養的這隻狗,因爲他就是溫良恭儉讓的化身。但是適合家狗的特性,不一定適合討論公共事務的高級知識分子。畢竟國事體大,誠實面對才是上策。如果現代的中國人,也是本能地偏愛像馬英九這樣溫良恭儉讓的表現,那麽中國社會的工業化和科學化,在精神層面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中美貿易戰本身,它只是美國圍堵、遏制中國崛起的一個階段性戰役。中美的霸權轉移過程,目前才進行了不到一半,還有十幾、二十年才會塵埃落定。在那之前,不論黨派左右、社會階級,美國内部必然會爲了保護作爲世界霸主所享有的特權,而與中國做零和鬥爭。這一點,我已經在許多文章裏一再解釋過,而且給出了幾個詳細的例子(參見《從Manafort案談起》和《域外管轄權》)。

  現在的貿易戰是Trump政權所選擇的鬥爭手段。它的特點是直接、而且是一對一的單挑。在美國可用的戰術之中,它算是效益很差、自損嚴重的一個選項,基本不可能被Trump的繼任者繼續采納。

  再加上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其他美國總統不達摧毀中國發展潛力的目的不會放棄,他卻是不懂也不在乎。他之所以也反中,純粹是為了討好民粹來搞選舉。這就給了中國一個極佳的機遇。

  我在去年已經解釋過,這個機遇在於,如果中方能夠儘快與Trump達成不傷筋骨的協議,那麽不只是可以在他剩餘的任期内維持穩定、有利的國際貿易環境,而且會把他“美國優先”的損人利己政策轉向針對歐洲和日本,從而逼迫歐日改采對華友善的態度,賜予中國在國際政治、外交層面的紅利,加速中國獲得既有國際體系内話語權的過程。更進一步,甚至可能幫助Trump獲得連任,那麽中國的這場戰略機遇期又可以延長四年。

  中方的最佳對策在於儘快達成和解,並不是我個人所持的特別觀點,而是多數認真的分析者(包括中國的執政核心)都同意的共識。事實上中國政府也的確盡了力,在過去這一年多非常積極地與美方代表進行了十幾輪的談判,可以讓的利益都讓了。但是本周仍然發生變故,情勢急轉直下,美方基本抹煞了一切和解的努力,再度升級了這場貿易戰。

  Trump爲什麽會在這個時節上突然變臉呢?美方的説法是中方有反復。姑且不論談判未定無所謂“反復”,中方的策略、目的和底綫都是從一開始就十分明晰而不變的,不應該有反復的行爲。反倒是美國人有做賊喊捉賊的習性,所以真正的動機還是必須在白宮裏面找。

  剛好《紐約時報》(參見https://www.nytimes.com/2019/05/10/us/politics/trump-china-trade-2020-election.html )根據内部綫人的消息,指出過去兩周内,民主黨排名前三的總統候選人,除了Joe Biden之外,都公開抨擊了Trump對中國“過於友善”。Trump看到《Fox News》的報導之後,決心做出大動作,來獲得自己作爲反中大將的戰績。

  但是這個反復只是前面提到的Trump喜怒無常、不學無術的一個隨機體現,真正可以預見的背景要素是談判拖宕冗長,始終無法達成協議。而其原因則是美方堅持要突破中方底綫,這是因爲實際執行談判的Lighthizer和背後的主要智囊Navarro,與Trump不一樣,他們真正想要置中國於死命,而所謂“鴿派”的Mnuchin和他背後的財團勢力並沒有出力阻止。

  這裏就是我認爲中方策略失算的地方。去年美國原本先對1000多億美元的進口加了關稅,中方隨即對等反擊。然後美國又加了第二波的關稅,遠遠超出了美國對中國全年貨物出口貿易的總額,這時要再對等反擊,就必須擴大範圍,開始針對服務貿易和在華美商抽稅。中方最後的決定是擱置反擊、釋出善意,直接進入談判。其背後的邏輯,在於鼓勵美國鴿派制衡鷹派,用大量短期的利益收買財團勢力,以最小代價(貿易戰的任何打擊都會反擊自身)達成和解的目標。

  但是我在美國住了30多年,對此地的政治、社會、民情有比較深刻的瞭解,所以在當時就可以判斷美國反中的情緒早已過了臨界點,所謂的鴿派和財團也已經決定必須不擇手段保衛世界霸權。換句話説,他們與鷹派的差異,不在於目標和方向,只在於手段和形象。既然Trump選擇貿易戰為打擊手段是既成事實,無法在他任内改變,那麽他們也只能樂觀其成,不會真正為中方緩頰。

  所以中方要達成和解協議,唯一的通路在於自己不能怕痛,必須先打痛美國,而只憑大豆是遠遠不夠的。因爲如前面所提,大家都同意這場貿易戰有很嚴的時效性,那麽我的邏輯結論就是必須冒險立刻對等反擊。

  我一向講究科學精神,既然邏輯有爭議,就等待事實來澄清哪一方的預測是對的。本周Trump的反復,證明了我的分析更接近事實真相。雖然在過去這一年中,Trump已經公開準備對歐日也展開貿易戰,所以在這個國際影響方面,中方的戰略失算沒有更大的後果,但是這是事先不可能預見的幸運機遇,不能用來為策略辯解。當然中方現在會亡羊補牢,但是Trump的一任就只有四年,浪費了一年時間,其他的損失還是在的。

  依我在大公司工作的經驗,這種因爲對對手沒有足夠深入研究而錯失了最優解的責任,不在主管身上,而在於幕僚和智囊。在國際問題的範圍下,就是負責這方面的智庫。這是很明確的邏輯結論。因爲我表述的不是主觀偏好,而是客觀事實與邏輯推論,所以如果我的結論有錯,必然可以在邏輯推論中找出問題。但是這個推論很簡單,我重述如下:中方的目的在於儘早達成可接受的和解(事實證明大家都同意這一點,沒有爭議);手段則可以選擇是否先行對等反擊再進入談判,中方在去年選擇不做(也是事實,沒有爭議);本周的結果證明一年努力之後,目的沒有達成(又是事實,沒有爭議);最後才是邏輯上唯一可能有爭議的問責。我認爲責任在智庫上,如果有人不同意,就必須論證責任到底在哪個其他人身上。部分大陸觀衆只管批評我自大狂妄,卻避免回答這個問題,就純粹是無賴式的人身攻擊了。

  如果我們接受中國智庫有改進的餘地,那麽實際上改進的方向在哪兒呢?其實從三年多前開始,我就已經反復討論過一些建議(參見《回顧洞朗事件》),也就是一方面必須延攬學術界之外,有不同政商背景的知識分子,另一方面國家應該立法資助,從學校開始,培養國際問題專家,並在畢業之後,鼓勵他們參與當地外交和政商的工作。我心目中的榜樣,就是美國在1958年(請注意,美國確立世界霸主的地位,發生在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所訂立的NDEA(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國防教育法案)。

  地球沒有世界政府,但是最强大的國家自然要承擔世界大部分的治理責任。美國雖然在這個任務裏嚴重藏私,但是早年在執行資源上並沒有掉以輕心,除了NDEA之外,還有一系列的Endowment和Agency。中國在國力逐步超越美國的過程中,應該吸取這次的教訓,學習美國的經驗,未雨綢繆,對未來特殊人力資源的需求,早做準備。

  【後註】正文裏面有一個邏輯細節沒有講清楚,造成一些讀者的困惑,我在這裏補充一下:本文的主旨是去年中美貿易戰剛開始的時候,中方因爲沒有對美國内情做出正確分析,浪費了一年多的努力,這個論述是完整而自洽的。至於中方是否應該對等反擊,那是一個邏輯上獨立的議題,不能與前者混為一談。換句話説,中方固然有浪費了一年然後再對等反擊的選項,也可以一開始就確定無法和解,但是仍然決定不對等反擊。所以正文的總結是,“如果要盡速達成和解,那麽必須先對等反擊”,而不是只有後面那半句“必須先對等反擊”。

  當然,我個人覺得對等反擊是正確的策略,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目前正反兩面都還無法做出絕對嚴謹的客觀邏輯論證,所以必然是一個半主觀的判斷。讀者如果有相反的意見,只能等待未來的事實證據分辨誰是誰非。

   反對對等反擊的論點,是怕Trump繼續升級。但是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在中方選擇不對等反擊之後,Trump仍然在昨天封鎖了華爲,而這正是留言欄裏讀者所列出美方最可能的升級手段。我在留言回復和去年的文章裏,都已經解釋了,中方在整個貿易戰裏最大的危險,是沒有利用各種交涉所爭取來的時間,好好地培育自己的替代產品。高通之類的美國公司,很簡單就可以用合資的名目,占用國家的資源,反過來打壓本土產業。如果Trump真的升級到全面封鎖高科技,反而是中國的契機,强迫中方把資源專注到正確的方向,所以短期固然會有痛苦,長期來説卻是大大的好事。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