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文章:【美國】科學界的賣淫者

日期:2017-10-3 7:37:16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我在前文《天文物理的尖端》曾提到,哈佛有很强的天文物理研究團隊。不過這些團隊不屬於哈佛物理系,而是有自己的天文系(DepartmentofAstronomy)。這是因為雖然…

    我在前文《天文物理的尖端》曾提到,哈佛有很强的天文物理研究團隊。不過這些團隊不屬於哈佛物理系,而是有自己的天文系(Department of Astronomy)。這是因為雖然哈佛物理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物理系,但是它的前身Jefferson Physical Laboratory一直到1884年才因為新開的John Hopkins University在科學研究上的競争威脅,靠著校友Thomas Jefferson Coolidge(如果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並不是巧合;他是美國開國元勳Thomas Jefferson的外曾孫,不過他和後來的總統Calvin Coolidge不是近親)的捐款建立的;而Harvard College Observatory (HCO,哈佛學院天文觀測台,天文系的前身)則早在1839年就成立了。
    在1846年,美國國會靠著英國人James Smithson的遺贈,在華盛頓成立了Smithsonian Institution(原本也叫做United States National Museum,美國國家博物館)。1890年,建立了Smithsonian Astrophysical Observatory(SAO,史密森天體物理觀測台)。1955年,SAO搬家到Cambridge,成為HCO的鄰居。1973年,两家正式把資源合併起來,建立了Harvard-Smithsonian Center for Astrophysics(CfA);HCO和SAO成了空心的控股機關。這其實是很合理的:SAO有聯邦預算和跟NASA的關係,而哈佛則有學術人才,所以CfA自然成了美國首屈一指的天文物理研究機構。CfA並不在哈佛校園裡,而是在Cambridge北邊的一座小丘上;我在校内打工的時候,曾在CfA當了两年警衛,常常到它的圖書室裡找東西讀。
    2000年的總統選舉,共和黨靠著在佛羅里達州的做票疑案而険勝民主黨的Al Gore,後者從此專心推廣普及大眾對全球暖化的認知。全球暖化其實在早有端倪,但是在Gore之前,只有專業科學家了解它的規模和危険。到了2006年,一部以Gore的演講稿為核心的電影《An Inconvenient Truth》(這次台灣的《不願面對的真相》翻譯得比大陸的《難以忽視的真相》要好些)轟動一時,Gore也因此獲得2007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成為少數真正對人類有大貢獻的和平獎得主之一。美國的石油財團一向對政府的政策有很强的控制力,整個20世紀聯邦政府到處建高速公路和機場,但就是一毛納税人的銭也不花在鐵路上。全球暖化對國家和一般老百姓都可能有極大的惡劣影響,但是對石油財團來說,减縮碳排放才是真正的威脅。我在前文《美式經濟學是騙人把戲的又一表徵》裡曾提到,美國香烟公司靠著收買科學界的賣淫者,製造假科學論文以混淆視聽,從而多獲得了半個多世紀的黑心利潤,此後成為每個美國財團的典範,這次也不例外。
    於是近年來,全球科學界成千上萬的專家都挺身出來證實全球暖化的嚴重性,但是在美國始終有幾個所謂的“科學家”高唱反調。好玩的是,右翼媒體例如Fox News,只有這幾個唱反調的能上新聞,所以Fox的觀眾絶大多數認定全球暖化是謊言。美國在富豪全面反撃後的40幾年(參見前文《富豪口袋裡的國家》)裡,反智傾向大幅增長,到現在已經有24%的人口不相信地球繞著太陽轉,這當然是因為人民越笨就越容易受財團的謊言擺布,所以Fox的主要任務就是要讓人民變得越笨越好。雖然這幾個寫假論文的人大多連博士學位都没有,有學位的也不是做氣象學(Climatology,或稱地球科學,Earth Science)的,Fox News卻一様把他們當學術權威來報導。但是要忽悠百姓,有個響亮的頭銜還是有用的,所以石油財團最近幾年的王牌就是打著“哈佛學者”名銜的Willie Soon;當美國參議院環境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Environment and Public Works)主席Jim Inhofe在參議院高喊“全球暖化是謊言”(“Global Warming Is A Hoax”,他居然還出了書,叫《The Greatest Hoax: How the Global Warming Conspiracy Threatens Your Future》,參見http://www.amazon.com/The-Greatest-Hoax-Conspiracy-Threatens/dp/1936488493),引用的就是Willie Soon的論文。
    Willie Soon,這就是學術男妓的嘴臉。Willie Soon是馬來西亜華僑,在南加大獲得工程博士學位,博士論文題目是《Non-equilibrium kinetics in high-temperature gases》(《非平衡高温氣體動力學》),這是超音速飛機在高空飛行的問題,屬於航空工程,和地球科學没有關係。他隨後到CfA當博士後研究員(Post-Doctoral Researcher),任期屆滿之後找不到工作,他不知如何安排了外界(亦即石油財團的代理人,例如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The Southern Company,Charles G. Koch Charitable Foundation和Donors Trust;2008年時被發現他在1997年到2008年間一共收了100萬美元)出銭讓他繼續在CfA掛名當研究員。在這期間,他的論文只有两篇能出版在學術期刊上:第一篇在2003年發給一個小期刊叫《Climate Research》,内容錯誤百出,此後再也没有歐美的學術期刊願意刊他的論文,所以他一直到2015年才想辦法又出了一篇論文在《中國科學》雜誌社的《Science Bulletin》(《科學通報》)上。這是中國科學院的相關英文期刊;這篇論文對中國科學界的國際聲譽打撃很大,因為顯然主編是拿了銭的。
    2015年二月21日,紐約時報和英國的衛報重新做了對Willie Soon收銭的研究(這是因為Smithsonian是聯邦機構,所以帳目必須公開;報導的文章在這裡:http://www.nytimes.com/2015/02/22/us/ties-to-corporate-cash-for-climate-change-researcher-Wei-Hock-Soon.html?_r=0和這裡:http://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5/feb/21/climate-change-denier-willie-soon-funded-energy-industry),研究從上次的2008年起到2014年,結果是他六年裡總共收了120萬美元。最可笑的是他在和金主聯繫的電子信件裡,把自己的論文稱為“Deliverables”(“出貨”);金銭交易的斧鑿非常明顯。
     我原本對Willie Soon能在CfA混這麼多年,是十分吃驚的。在两次被揭露學術賣淫之後,一個没有永久教授職的人居然没有被馬上解聘,更是奇怪。一直到二月25日,哈佛的校報Harvard Crimson才做出了解釋(詳見這裡: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5/2/25/willie-soon-harvard-name/):原來Willie Soon是Smithsonian那邊的雇員,哈佛對他一點管理權也没有。不過只要是和CfA有關的人都可以拿到哈佛的電子信箱和電話號碼,而Willie Soon就憑著這些關連在媒體上自稱是哈佛學者。哈佛的教授和學生都對這事群情激憤,所以校方正在和Smithsonian交涉之中;不過Willie Soon有整個共和黨為後盾,2008年時已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這次再被抓包引起的公憤只怕也仍會無疾而終。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限于技术限制,不能尽显王孟源先生原文的风貌,欢迎登陆王先生的部落格查阅原文!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