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台湾王孟源文章:【基礎科研】回答張首晟教授

日期:2017-10-6 20:29:18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我在上一篇文章裏面,批評了張首晟教授有關“天使粒子”的炒作。這并不是說張教授的物理研究,和超弦一樣是個假大空的大忽悠。事實上,手性Majorana費米子在凝態…

    我在上一篇文章裏面,批評了張首晟教授有關“天使粒子”的炒作。這并不是說張教授的物理研究,和超弦一樣是個假大空的大忽悠。事實上,手性Majorana費米子在凝態物理中,以虛擬粒子的形態被發現,仍然是個重要的結果,只不過張教授對媒體的炒作太過了頭。
    我在那裏的論點主要有三項:1)Majorana費米子是自己的反粒子,這個特性和天使的關係太過牽强,只有商業性炒作才會為了激起歐美基督教社會裏大衆媒體的興趣,而把兩者强行胡扯在一起;2)虛擬的Majorana費米子在過去五年,已經有多個凝態物理團隊做出發現,張教授發現的手性Majorana費米子是一個特例,所以即使“天使粒子”名副其實,張教授所吹噓的功勞也不全屬於他的團隊;3)張教授的炒作,在專業和半專業的層次,是完全針對中國的。在受美國科普媒體以英文訪問的時候,張教授就沒有忘記要提起過去五年其他團隊的成就,也沒有向記者吹噓他是諾貝爾獎的大熱門。
    我原本覺得張教授身爲名校的終身教授,有很優越的研究環境,所以分心去辦風險投資公司,還宣稱自己會“100%地做物理,也同時100%地做風投”是既不誠實,也不負責任的態度。利用自己和中國物理界的關係來吸收國有資產作爲風投資金,而藉此謀求私利,已經非常不妥;最近全力動員中國學術界而不是Stanford大學來對瑞典的諾貝爾獎主辦單位施壓,更是消耗國家資源來為個人爭名逐利。因爲公道自在人心,張教授的成就還不到該得獎的層級,卻在背後玩弄政治手段,不論成敗,都會給瑞典人惡劣的印象,未來若是有真正值得得諾貝爾獎的中國學者,反而會因此而受負面影響。總之,張教授雖然身在美國,還是應該專注於對國家和人類做貢獻,而不是一心想從國有資產抽成,或者浪費國家的政治資源來為自己牟利。
    結果我和其他一些專業人員對事實的揭露,還是不足以勸阻張教授。他在昨天又發表了一篇公關文章,其中居然發明了一個“粒子-准粒子相對性原理”(參見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NDA2NTI4Mg==&mid=2655416703&idx=1&sn=a7195c4b41e2ec8fabba5395163171e2&chksm=f3a67312c4d1fa04058d057e42cbf73ca47e228a25e742cbb1900cefcd0bd63a16e15a8e3b08&mpshare=1&scene=23&srcid=0807LKDWaeMMsIPNBMt843oX#rd )。這個論述是典型的指鹿爲馬、顛倒黑白的狡辯術,它的目的是把高能物理裏面的真實粒子和凝態物理裏面的虛擬粒子混爲一談,這當然是謬誤的。張教授不但不可能在學術期刊上發表這樣的高論,事實上也不敢對英文科普媒體如此胡扯,只有中文讀者才有幸能看到如此驚人的結論。但是張教授的論述完全基於超弦理論,所以不但中國的凝態物理學者無法反駁,就是中國的高能物理界,也因爲專注在實驗和現象學上,可能絕大多數人都不知其奧妙。我在這裏簡單解釋一下。
    張教授說,在超弦理論裏,粒子是超弦的激發態:當超弦不振動的時候,是真空;當超弦被激發之後,開始振動,第一個激發態是輕粒子,例如電子;更高的激發態對應著重粒子。我想問讀者一個問題,你讀了張教授的描述,是怎麽理解“重粒子”這三個字的?高能物理裏面,和電子性質完全相同,只是質量較高的,還有兩個粒子,就是渺子和陶子,那麽渺子就是超弦的第二激發態,陶子是超弦的第三激發態了?
   完全不對!超弦理論根本無法把任何兩個已知的粒子聯係在一起,它所謂的重粒子都是假想的未被發現的東西,唯一能確定的性質就是超出對撞機的探測範圍。換句話説,超弦必須假設所有已知的基本粒子都是個別的第一激發態,每個粒子都對應著自己特別的弦,電子有自己的弦、渺子有不同的弦、陶子又有另外一種弦。標準模型有17個粒子,超弦理論就必須假設有17種超弦(其實有無限多種,至於爲什麽只有17個粒子被發現,超弦理論也完全沒有答案)。所以即使我們接受張教授所說的“以超弦作為基本實體的觀點出發”,也不能得到“超弦理論將基本粒子解釋為普朗克尺度下弦的不同振動模式”的結論,那麽自然他所説的“標準模型裡的基本粒子看來也是准粒子”也就是胡扯。
    請注意,張教授的文章裏,只給了電子做爲“輕粒子”的例子,並沒有明確地定義“重粒子”指的是什麽。所以他完全可以在被揭穿之後回答說,是讀者自行誤解的。這就是我在上一篇文章裏面提過的,現代美國科學界寫公關文章,喜歡故意用模棱兩可的句法來誤導大衆媒體的記者。連有咨詢資源的記者都會被誤導,那麽一般讀者更加不可能拆穿騙局。
    前面的論證推翻了張教授所用的邏輯,但是要證僞他的“粒子-准粒子相對性原理”,我們仍然必須找到至少一個粒子(即高能物理裏面的基本粒子)和准粒子(即凝態物理裏面的虛擬粒子)之間的根本差異。這其實很簡單,我在這裏只提一個無需現代物理專業知識也能理解的,也就是基本粒子可以在任何一個空間點獨立存在,不需要其他粒子做爲背景。高能物理的儀器或許很多、很大、很貴,但是它們都是用來產生和測量基本粒子,而不是用來維持他們生存的。相對的,凝態物理裏面的虛擬粒子只能在特定的凝態系統裏存在,不能飛行到樣品之外的空間裏。因爲它是虛擬粒子,所以它不能獨立於樣品。樣品的溫度、電壓、磁場和其他性質如果不對,虛擬粒子就無法生存。
    用物理術語來説,是不是激發態并不是重點,只要是粒子就可以看作是激發態。但是雖然基本粒子和准粒子都是激發態,並不代表兩者是一樣的東西,因爲前者是空間本身的激發態,而後者只是特定樣本的激發態。空間彌漫整個宇宙,凝態樣本自然不能相比。這其實不是正與准之間的差別,而是真實與虛擬的差異,所以別的作者用“准粒子”一詞,我卻寧可說“虛擬粒子”。
    熟悉這個部落格的讀者應該知道,我的座右銘之一,是做人第一,專業其次。在學物理的時候,我寧可做一個誠實的失業者,也不願意發超弦這樣的假論文來開展自己的學術生涯。後來改行專心做投資銀行的事業,仍然寧可不賺錢,也不欺負客戶。張教授在學術上的成就已經很可觀了,但是在“100%地做物理,也同時100%地做風投”之餘,不知還有多少百分比留下來做人?
   【後註】海洋中有一種生物,叫做Sea Squirt(海鞘)。它在早期隨波逐流,尋找一個立足之處,靠的是一個簡單的神經系統。一旦找到一塊合適的石頭,它吸附其上,從此一生不再移動,靠過濾水中的廢料雜質爲生,這時它轉化成晚期形態。這個轉化過程的第一步,就是消化掉已經沒有必要的腦(參見http://www.3quarksdaily.com/3quarksdaily/2015/06/why-the-sea-squirt-eats-its-brains-out.html)。
    有些教授,就像海鞘一樣,拿到終身職之後的第一步,也是先消化掉已經沒有必要的大腦,張首晟似乎也是其中之一。根據論文主作者王康隆(參見https://zhuanlan.zhihu.com/p/28351782),張首晟根本沒有參與主要的研究工作,是在論文初稿發表了十個月之後,也就是今年四月才自己要求被列入通訊作者之列。就凴這樣的貢獻,他居然有臉矇騙楊振寧先生,讓楊先生以爲他值得競爭今年的諾貝爾物理獎(根據一位認識楊先生的人士的私人通訊),真是無恥之尤。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限于技术限制,不能尽显王孟源先生原文的风貌,欢迎登陆王先生的部落格查阅原文!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