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流言:九一八事变蒋介石密电张学良不抗日!

日期:2015-9-2 12:18:40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当年读书的时候,政治老师在课堂上信誓旦旦的讲,蒋介石密电命令张学良不抵抗。又云张学良将密电交给于凤至,保管在某个美国银行的保险柜里。如果蒋介石杀了张学…
  当年读书的时候,政治老师在课堂上信誓旦旦的讲,蒋介石密电命令张学良不抵抗。又云张学良将密电交给于凤至,保管在某个美国银行的保险柜里。如果蒋介石杀了张学良,于凤至就会公布这个所谓密电。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大片国土被侵占,国民政府能够不给一个公开的说法?当然了诉诸国联麽!我们还是认真的读一下1931年9月29日国民党中央在 天津大公报所发布的《告全国学生书》。看一看70多年前人人都知道的为什么我们不抗日?!
                       中央告全国学生书“磨厉以须为政府后盾”陈布雷 
   南京二十八日下午八时专电、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告全国学生书、略云、中国处此危亡关头、政府受付托之责、政府不尊重民众之公意、则人民必唾弃其政府,其国乃亡,人民不服从政府之指挥、则政府不能约束其人民,步骤错乱、为敌所乘、而国亦亡、呜呼、时至今日、而谓尚不可一心一德、披肝沥胆、在中央统一指挥下同赴亡国灭族之难耶、全国学生血气正盛、爱国正殷、学生能一心一德服从指挥、以为全国国民倡、则国事必可有救、存亡决于几微、死生判于俄顷、故愿竭其城、为我学生诸君告也、所谓统一指挥者、上下一心、步骤一致、牺牲个人及一部分之成见与利益、以贡献与国家也、学生今日为主张对日作战者、即以战言、近世之战非如历史上驱士卒以相搏也、非以全国水路交通集中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不能战、非以全国之经济集中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不能战、非以全国人民平日所享受之自由生命、集合于政府权力之下而指挥之、则尤不能战、以整个的国力供作战之需要、甚至毁我卢墓、不为不孝、夷我室家、不为不仁、试问在此期间、尚能人各一主张而不听命于统一之指挥耶、不特作战之时为然、即在生聚训练之时、亦必有统一之指挥、乃能有充分自主准备、即如全国学生今无一不像荷枪前敌、为国捐躯者、然义愤固可薄田、平日苦无训练、则必施以短时间之军事教育、在此受军事教育期中、则须牺牲平日所享之自由、俾为整齐严肃之战士,若曰尚为至于战也、约束可以不行作辍可以无定、是则灞上棘门、直如儿戏、一旦临阵、仓皇失措、既为无益之牺牲、复无补于国家之危亡、国之明礼达义之学生、于此必能憬然悟统一指挥之必要、且在未战之时、尤当磨厉及此矣、自日本帝国主义军队侵占辽吉以来、风声所播、全国民气如汤之沸、青年学生有尽质其衣履以赈灾、只身请求入伍者、有热血愤涌、无可遏抑、自杀殉国者、此种舍身为国之精神、已足为国必不亡之征象、其尤为坚苦卓绝者、则全国民众于热烈激昂之中、仍能刻励沉着不予敌可乘之机、以文明民族之人格、作敌国野蛮行动之反抗、因是益得世界之同情、吾人应以存亡大计决于自身、但求同情等于依赖、惟深信只有刻励沉着之民性、能立致果成仁之伟绩、惟有步伐整齐之纪律、乃能决胜克敌于疆场、顾全国民众最近有所表示者、不惟消极的使敌无隙可乘、且积极地为民族生存之保障、甚愿全国学生于此良好之基础、益相勉励、以底气于最后之成功、昔普法战争、法国学校在德军枪林弹雨之下、仍弗辍业、曾读《最后之一课》者、当能识之、法国民族固且有刻励沉着拼命读书之精神、乃能复其世仇、全国学生而欲复仇雪耻者、更当依中央颁布之义勇办法、朝夕不懈努力于军人之修养、若自隳吾淬厉之气、示弱于敌、其恶乎可、世乃有不宣战不开课为揭示者、有以读书与出兵并提者、其发于热诚骨难厚非、衡诸事理、实多错误、夫宣战问题决不能以学生罢课与否为衡者也、可战而不战以亡其国、政府之罪也、不可战而战、以亡其国、亦政府之罪也、备战未毕而轻敌一战以亡其国、政府之罪也、备战完妥而不敢战以亡其国、政府之罪也、政府在此时期、负全国存亡之责、全民生死之寄、所赖以与国与民同生死者、惟有公忠之决心、受人民之信托、秉惟一之权能、以定惟一之大计耳、若政府于此而可不计国家利害、轻循请求、或筑室道旁、踌躇不断、则为失职、为误国、为千秋万世之罪人、大难临头、而于此极、人民而犹不信任政府、政府而犹不绝对负责、则耻辱未雪国已不国矣、抑更有过于是者、负此全国之政府、自有军事处分之权衡、宣战与否、此信任政府之人民所不必问、负责任之政府不必答也。

                 --------晚晴政府因战而亡,国民政府不战而胜!大连律师寄语抗战胜利70市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