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博黛蓉文章:「一带一路」是债务陷阱外交吗?

日期:2019-9-10 19:36:54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华盛顿——周五开始,来自150多个国家的代表齐聚北京,召开庆祝「一带一路」宏大计划的盛大论坛。自2013年正式公布以来,这一主要由中国政府资助或赞助的庞大全球…

  华盛顿——周五开始,来自150多个国家的代表齐聚北京,召开庆祝「一带一路」宏大计划的盛大论坛。自2013年正式公布以来,这一主要由中国政府资助或赞助的庞大全球基础设施开发项目网络已掀起了巨大的热情,也引发了巨大的担忧。
   一些人称这个巨型项目为「新马歇尔计划」,称其将极大降低国际贸易的成本,并为穷国的经济转型提供支撑。
   另一些人则指责中国利用「一带一路」展示其经济实力,暗中窃取政治利益。常见的批评有,整个行动不过是「债务陷阱外交」的幌子——或借用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 Bolton)的话说,中国是在「战略性地利用债务让非洲成为北京意愿与要求的俘虏」。(一些美国民主党人士似乎同意他的观点,至少在这个问题上。)
诚然,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正在上升,而中国的海外借贷也第一次成为了问题的一部分。但我们详细研究过中国做法的多名学者却发现,从中很难找到证据,证明中国银行在应政府的要求,为确保中国的战略优势故意过度借贷或资助亏损项目。
   支撑这些说法的一个主要例子是斯里兰卡南部的汉班托塔港:在无力向中国偿还贷款之后,政府于2017年将港口的控制权交给了中国公司。但那是个特例,且存在广泛的误解。
   中国虽不公布其海外借贷的细节,但(由我任所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所(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已收集了关于2000年至2017年中国在非洲1000多笔贷款的信息,总额超过1430亿美元。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自2005年来已确认并跟踪记录了中国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超过1400亿美元的贷款。
   从两所机构的发现来看,「一带一路」的风险似乎常常被过于夸大或歪曲表述。
以非洲为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截止2017年底,约17个非洲低收入国家已陷入或面临「债务危机」的风险,或在偿还公共债务上面临困难。基于我们关于中国贷款的数据,以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我们在中非研究所为这些国家建立了债务档案——而我们发现大量全球性银行和债券持有者牵扯其中:在莫桑比克较为显著的是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在查德则是英瑞合资的矿业巨臂嘉能可(Glencore)。在包括喀麦隆和衣索比亚在内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定为面临风险的17个国家中,有一些的唯一最大债权人是中国,但多数债务的持有人仍然是非中国借贷方。只有在吉布地、刚果共和国和赞比亚,中国的贷款占其国家公共债务的半数或半数以上。
   在《2019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国研究》(2019 study on China i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报告中,全球发展政策中心总结称,除「委内瑞拉这一可能的重要例外」,来自中国一国的资助对借款人的驱动作用,似乎并未超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可持续性门槛。
换句话说,中国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国家的贷款规模巨大,但担心中国政府故意掠夺需要帮助的国家是没有根据的。
   斯里兰卡经常被拿出来作为中国债务陷阱外交弊病的典型代表。中国为汉班托塔港提供了资金;港口发生亏损,无力偿还贷款;斯里兰卡新政府当选后,该港口70%的股份卖给了一家中国公司,这引起了外界的猜测,认为这都是中国一手策划。然而,在汉班托塔修建港口的计划,长期以来一直是斯里兰卡与新加坡竞争区域交通枢纽的整体愿望的一部分。根据丹麦公司安博(Ramboll)2006年的一项可行性研究,如果汉班托塔专注于成为交通运输的中间站,并为往来印度洋的船只提供燃料补给,它迟早在经济上是可行的。尽管转运业务的发展符合预期,但国内的政治斗争阻碍了燃油补给的推出。港口很难获得收入,港务局无力偿还贷款。
   但汉班托塔贷款仅占斯里兰卡债务总额很小的一部分。2016年谈判出售该港口时,斯里兰卡的外债为465亿美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只有10%是欠中国的。正如经济学家杜什尼·维拉孔(Dushni Weerakoon)和茜茜拉·贾亚苏里亚(Sisira Jayasuriya)所说,「斯里兰卡的债务问题不是中国制造的。」
   对中国来说,「一带一路」倡议也是有风险的。以中国最大的海外贷款接受国委内瑞拉为例,自2007年以来,中国向它提供了约67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政府希望通过石油出口来偿还。但2014年至2016年,全球油价大幅下跌。随着委内瑞拉陷入政治混乱,它的石油产量暴跌。在过去几年里,委内瑞拉政府只付了中国贷款的利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陈懋修(Matt Ferchen)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委内瑞拉的困难——包括偿还债务问题——符合中国的地缘战略利益。
   中国的海外放贷方式肯定是存在问题的。一方面,中国的银行在「一带一路」项目的寻找和开发上仍然过于依赖中国的建筑企业。交易往往是在没有举行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达成,这给任人唯亲和回扣创造了机会,并为指责中国资助项目有时定价过高的人提供了口实。
   但是,中国政府为了自身利益而有策略地发放债务的想法,并没有事实根据。这个周末,许多聚集在北京的潜在借款者,可能会仔细审视中国贷款的成本和收益,有些借款方可能穷,但这并不表明他们没有意识或者没有经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债务陷阱外交。它只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博黛蓉(Deborah Brautigam)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H·尼采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国际政治经济学伯纳德·施瓦茨教授。

     ------以上由大连律师转帖



下一篇: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