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事外务

2019台湾王孟源最新文章:关于中国的对外宣传

日期:2019-9-26 7:20:58 人气: 标签:大连 律师
导读:八月12日与史东聊天的视频登出之后,反响很大,有读者建议我再写一篇文章总结。不过我一向懒于重复同样的论点,之后事态又没有太多新的进展,就没有动手。留言栏…

   八月12日与史东聊天的视频登出之后,反响很大,有读者建议我再写一篇文章总结。不过我一向懒于重复同样的论点,之后事态又没有太多新的进展,就没有动手。

留言栏有几则很好的讨论,我想是对八方论坛访问视频很好的补充,所以在这里也总结一下。

   我在视频里说中宣部是扶不起的阿斗,这指的是国际英文媒体上的话语权论战。事实上中宣部似乎原本就没有意图要主动出击,而是把近乎100%的资源都投注在国内中文媒体的管制上,而且这个管制是纯粹针对美国顔色革命宣传的防御性行爲。

  因爲当前是霸权转移过程的初期,美国正在全力打击中国,这个选择有它的合理性。历史上,这是习近平上台时所做的紧缩,可见他在2012年之前已经正确而明显地意识到来自美国的威胁。

  在实践上,考虑到一般民衆不是知识分子,没有理性思辨能力,而且在自由市场经济背景下,网络上的流量极大,也不可能把所有新闻拿来仔细条条分析,那麽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先用程序过滤关键字眼,然后再使用大量低级人工来排除敏感题材。

  这个做法的结果,是使像我的博客、或甚至《那年那兔那些事》这种明显为国家民族着想的作品,都被封禁。我个人完全谅解中方做媒体管制的前因后果,以及中宣部在现实限制下的苦处,只觉得它附带的Irony有点可笑。

   随着未来20年霸权交替逐步进行,中方所受的宣传颠覆压力也会逐步减轻,我预期中共对内部的舆论管制也会逐步放松。如此一来,目前还不显著的一些问题,会很快地浮现并恶化,其中之一,就是我在视频里抨击过的,黎zhi英使用苹果日报,把新闻报导也当作娱乐性产品来制作,完全放弃对事实的尊重